• 2008-06-16

    誰來撫慰我受傷的心 - [闲日碎语]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iantwoo-logs/23062131.html

    在整日昏昏沉沉的間隙裏,我懷着極大的熱忱與期待,下載了今晨捷克與土耳其生死大戰的錄像。事先沒有從任何渠道獲知關于比賽的任何結果,所以觀看的過程是懸念疊生而充滿刺激的。

    比賽將我攫住了,暫時清醒起來。當科勒一記重砲頭球使捷克暫時領先時,我的心開始怦怦直跳起來。好多次有威脇的射門,我都禁不住吼出了聲。似乎捷克很得法,把咄咄逼人的土耳其壓製了下去。下半場普拉西爾將比分拉大到二比零的時候,我多么快樂,也多么幸福,因為我感到我心愛的捷克隊已經一隻腳踏進了淘汰賽。

    黃健翔一直在給老帥建議,該把衝擊力強速度快的巴黑子換上場了,說不定能夠擴大比分,鎖定勝局。場下,巴羅什也躍躍慾試,布呂克納卻自巍然不動。科勒仍在前面孤獨地奔跑着,西昂科也時不時地製造些有威脇的機會,時間流逝到差不多十五分鍾比賽就要結束了,我滿以為捷克應定了。其實誰都這樣想,包括黃健翔吧。“還有奇蹟嗎?”這個時候,我最討厭聽到的一句話就是這個。

    然而,土耳其人終于還是攻進了一球。球打得漂亮,我無話可說。我開始擔心起來,如果再讓他們攻入扳平一球,就不得不面對殘酷的點球大戰了。比賽眼看還有三分鍾就要結束了,我幾乎開始做慶祝的準備了,一千萬個沒想到的是,土耳其人的一記傳中,坦克兵切赫竟然撲球脫手,被候個正着的對方進攻球員撿漏踢進了空門!還有三分鍾,比賽二比二!難道點球大戰真的不可避免?歷史告訴我們,九六年歐錦賽啓用金球製,捷克成了第一個該製度的犧牲品;零四年歐錦賽啓用銀球製,捷克又成了第一個該製度的犧牲品;本屆歐錦賽啓用積分相同凈勝球相同雙方點球決勝的新規則,難道捷克也要宿命般地面對不可避免的失敗?難道捷克就像羅密歐自稱的那樣,不過是“命運的玩物”?

    如果捷克果真以那樣的方式死去,我們可以把它歸咎為命運了。可是,僅僅兩分鍾後,比賽還差一分鍾就要踢滿一個半小時,點球大戰迫在眉睫的時候,土耳其人又進球了!不可思議!絕望了!四分鍾的補時又如何?土耳其的門將被紅牌罰下又如何?捷克終究是輸了,當年他上演過零比二落后荷蘭後來三比二反超的好戲,現在卻輪到土耳其人以同樣的方式教訓他了!難道真應驗了那句話:“出來混的,遲早是要還的。”

    捷克很受傷。布呂克納很受傷。科勒很受傷。捷克隊黃金一代的最后遺老就以這樣一種悲情,或者說悲劇的方式,離開了綠茵場。我也很受傷。那隻熟悉的捷克隊就這樣從我眼中隨風而逝了,或許等他成長起來,又要度過不知道多少年月了。他能夠成長起來嗎?逝去的還能夠回來嗎?“答案祇有風知道”。但是,失敗卻未必帶來絕望,我還是能夠安然地期待著波西米亞鳳凰的涅槃。That is, to bemoan the loss with an optimistic twist.

    帶着這樣的希望,我昏昏沉沉地去了澡堂,並在秤上驚喜地發現,我一下子蘧然瘦掉了三公斤——雖然秤上掛着一個牌子,上書三個大字,我也並沒有視而不見:

    “秤壞了。”

    分享到:

    评论

  • 一周前,在这发表评论,发送不成功;
    一周后,发现自己却经历一年,变了一个人,可谓老三(你还记得难产的二哥哈)诞生。而我不知道该怎么抚慰人,只想到,两年了,你终于又写足球。
    回复Sanfer说:
    你怎么了?

    沒有刺激,沒有靈感,我真切寫不出來
    2008-06-24 12:05:02
  • 标题太煽情了!
    回复deaf man说:
    2008-06-21 00:20:04
  • 我沒有條件看球啊!!!
    所以其實我是偽毬迷。
    回复貓貓追尾巴说:
    我也在漸漸成為一名偉大光榮正確的


    偽球迷
    2008-06-19 22:00:28
  • Sigh... Cech啊 无语了
    回复林疋说:
    多半還是因為那雨……
    2008-06-18 13:16:40
  • 难逃宿命,球迷伤心!
    我只关注世界杯,而且是十足的伪球迷。
    经常是看到哪支球队处于弱势,就希望哪支球队赢得比赛!呵呵!
    回复冰觊零说:
    同情弱者?所以看中國隊,基本上就要支持他了
    2008-06-18 13:1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