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20

    困獸 - [闲日碎语]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iantwoo-logs/31579053.html

    把自己軟禁起來,在孤立無援的當兒啜飲孤獨的滋味。就像一條困獸,充滿了發泄不出的力氣,想要找一個出口,卻不知道出口在哪裡。於是自己同自己作鬥爭,找不到命門,就亂打一氣。打了半天,也累了,也乏了,就停下來,發現世界驟然停止了。一種絕望般的恐懼潛入心靈,陷入了一種不可名狀的抽象的感傷中。

    我想做的不過是回到半醉半醒的嬰兒般初生狀態,體味那種朦朧飄渺的仙境之樂,然後,尋找一個活下去的勇氣。并不是什麽具體得可以梳理分析的失敗和挫折襲擊了我,而是長年來愈發強烈的對自我的不滿卯足了勁,而後劈頭蓋臉,讓我毫無招架之功。我對人生的一切理想主義的渴望形成於至少二十歲之前。世界上某個角落裡一棵未必相識的孤獨的老樹把年輪又深深地添了幾筆,我構建起來的那些虛無漸漸地坍塌在飢餓的瓦礫裡。什麽東西都變得越來越遙遠,以前篤信過的,以前執著過的,以前熱切過的,都像被甩進菜湯裡一勺子的鹽,頃刻間消失殆盡,蹤跡難覓。

    我突然渴望沉醉,然後借著酒性大哭一場。不為什麽,來一次純粹的哭泣,像嬰兒一樣。這種哭泣對於我來說太陌生了,似乎在沉醉的狀態裡可能找到。我所謂的“純粹的哭泣”,就是沒有觸點的自發式眼淚排泄,然後在四下裡抓些細枝末節,或者宏文大義,填塞進理由的囊帶裡。并沒有什麽傷情之事脅迫了你,而你能夠在眼淚裡和大地合為一體。

    在過度清醒的時候,我嘗試過胡思亂想。我對過往之事做一次次的導演,重新剪輯,放映,然後在滿足的不滿或者不滿的滿足中悵然。比之於過往,我缺少的是對未來的規劃。躲進了失望的牢籠裡,我像一個被草繩咬嚙過的衰漢,不僅畏首畏尾,而且畏心畏神。我清醒得足以加強警惕,刻意地遠離犬儒主義的漩渦。我清醒得想到了生的反面,想到了以一種自己快意的方式結束這長得看不到盡頭的存在。那念頭只是一閃而過,而後我想到責任,在世界千絲萬縷的聯繫中,我的存在對於某些人,尤其是家人,是有絕對的意義的。我不能爲了圖一時之快,而捨弃尚未充實的責任,所以我要堅定地留下來。所以我要抗爭,堅定地抗爭。

    沒有一個夢幻般的人生,就得有一個山寨版的人生與之呼應。要求太多不好,毫無要求也不好。山寨版的人生不是我選擇的,而是我創造的,如果夢幻離我太遙遠,如果理想的調調太過悠揚。但是我丟棄的那些東西再也找不回來了,包括寫了我青春小結的那二十多頁泛黃的年曆。找不回來也就找不回來了,大不了我重新開始。要抗拒結束的誘惑,要背負該隱的標記,繼續在枯萎的人生旅途上一點點地撒下希望的種子,耄耋之時回首一望,發現身後已經是綠洲一片。

    分享到:

    评论

  • 你,看向你,在象牙塔里,在封闭的空间里,不安,焦躁,理想主义与现实的碰撞让那个你,窒息。
    你,在彼岸,回望,这个世界,可以不用做学问,可以有很多的钱,,可以混迹江湖,只要你丢失自己。
    你要做,不受旁人影响的giant,面包是很容易挣的,即使现在经济危机。除了看书,一定要多实践,把知识转化成对世界的微小改变,转化成让别人更加幸福的催化剂。你要开心,建立规划,认准方向,坚持,再坚持,得不得到掌声,都怡然。那些不是你活着的理由。对我,我要在死之前的岁月中,学习拍好一部电影的方法和艺术,即使没有成就,我每日都有对自己的交代。你,可能就是成为语言大师,大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发现,我确实以最大的努力,见证了语词的美好~
    回复Sanfer说:
    “我确实以最大的努力,见证了语词的美好~ ”

    呵呵,突然想起了校內網,初識的地方,你在那篇日誌提到我,貌似是一個蓬勃向上的模樣?哦,那似乎是在兩年多以前了——兩年,就這樣過去了,真快,都來不及回眸。我,已不再是那個蓬勃向上的模樣。你的狀態挺好,你的心態挺好,你活著的理由很好,我歆羨著你,就像歆羨著我自己。我要開心,我要怡然,我要想,我要做,我要對自己的人生有所交代。我不期冀於成為什麽語言大師,我期冀著,在我死去的時候,能夠對一生報以微笑的回望,“活到這個年頭,終究是比少時領悟得多了,那些失去的,那些得到的,本身都不重要了,關鍵是我體驗了人生,體驗了成長。

    如果以後,有時間,有精力,有資金,我也要,拍攝一部,屬於自己的電影。呵呵,真是一個美好的幻想,因為我從來都沒去努力過。
    2008-11-27 23:46:26
  • 看图先以为那是你们寝室~~正感叹川大竟然开化了!结果。。。
    回复Mur说:
    一日不見川大,結果。。。
    2008-11-25 13:24:13
  • 原本想用文字工作以谋生计,

    忽然觉得可笑,

    原来每个人都是如此的仓皇无错.

    断点之后, 只期待回归~~
    回复xiao说:
    人總是在絕望裡掙扎出希望來.

    一輩子不就是被若干的斷點隔開嗎, just some breaks.
    2008-11-22 00: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