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10

    黑夜给了我红色的眼睛 - [闲日碎语]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iantwoo-logs/3338199.html

    http://giantwoo.blogbus.com/files/1158679120.jpg这些日子看球太累了,眼睛经常处于超负荷状态,第二天想睡觉补回来,却再怎么也睡不着了――这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还清了就是债,还不清就是宿命,就像本届世界杯某几只球队一样。

    八年前我的第一届世界杯,我还是半懂不懂地跟规则捉着迷藏。我享受的是足球带来的快乐。可是现在,我愈发地被网络上大张旗鼓的渲染所蛊惑,开始质疑足球的纯洁性。在中国的足球赛场上,那些令人不齿的勾当经过了事实与证据的检验,浇凉了我的痴心,从此中国足球离我真的越来越远。如果说上届世界杯上的某些内幕是一个引子,本届就将剧情彻底暴露在舞台上了。现在没有足球,没有体育,只有金钱和政治的――说得好听点,博弈;说得难听点,游戏。

    我喜欢的球队走不到决赛,他们逐一被击败;走到决赛的球队我往往不喜欢,要么功利,要么恶毒。阮籍曾叹,世无英雄,竟使竖子当道。这句话是对当今社会现实先知般的描述,悲夫,小人得志!

    可以庆幸的是,这一个月的煎熬也终于结束了。半决赛以前,更多的是心理上的煎熬,那时候我还在复习迎考,往往因此而错过精彩的比赛;半决赛打响后,更多是生理上的煎熬,考试结束了,我得熬夜看球,以弥补心中之憾。法国打巴西那场,我竟然没有坚持到比赛结束,中场休息时我就对自己吹了终场哨,钻进被窝享受蚊虫的亲吻和热气的拥抱,以及一个没有梦的甜蜜。

    这是我第一届基本上通过网络看完的世界杯,除了捷克首战大胜美国以及西班牙首战血洗乌克兰两场是收看的电视直播以外,其余看过的比赛都是在网络延迟数分钟不等的情况下坚持到底的。一边用PPLIVE看球,一边在“蓝色星空”和“水木社区”上及时关注最新战况。往往是先听到外面一阵欢呼,看到版面上打出最新比分,才通过屏幕欣赏到最近一次进球,激动与兴奋稍微打了折扣。最担心的是断网,这情况发生过两次,捷克破釜沉舟迎战意大利那场,我紧急转移到隔壁使用宽带上网的寝室,把泪留在了那里,还有就是葡萄牙与德国争夺季军的比赛,我因此早早上床,错过了一场据说精彩的对攻。

    我的眼睛应该与心一起放个假了,在这骄阳似火的七月,在这高潮之后的平静。再见了,亢奋与倦怠交织的黑夜,再见了,我不堪入目的的红色的疲惫。

    1998年世界杯,我14岁,初一结束。

    2000年欧锦赛,我16岁,初中结束。

    2002年世界杯,我18岁,高二结束。

    2004年欧锦赛,我20岁,大一结束。

    2006年世界杯,我22岁,大三结束。

    2008年欧锦赛,我将24岁,研一结束?

    ――不,我宁愿不用“结束”这样悲观的字眼,我要说,我的研二即将开始,那时。

     

    吾荐
    2006-7-1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