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6-08

    高考两周年追忆 - [朝花夕拾]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iantwoo-logs/3338610.html

    http://giantwoo.blogbus.com/files/1158507955.jpg两年前的今天,我完成了人生中可能最重要的一次考试。那夜不如今夜。今夜是在成都,凉凉的风吹拂着寝室窗户的帘子,好事的蚊子却安憩在身上见肉的地方。那夜是在家里,夏日的沉默裹住了我的全身,热烘烘的屋子里,我看着电视,脑子里却闪动着混乱的杂斑。

    一切仿佛都是天命。预考的精彩可以让人兴奋异常,美丽的憧憬如童话般早早展开。第一志愿报北大?不,太冒险了,求稳是我的一贯作风,还是报北外吧!只要不发生意外,像平常这几次模拟考试一样,这应该不成问题。第二志愿?暂不考虑。第二批志愿?呵呵,随便,川大吧,还行。提前批当然是要碰碰运气的,发挥超常就进北师大见到启功先生了!

    6月7日早上,鸡蛋加牛奶。轻松地跨进考场,做完语文试卷就没感到什么特别的,完了看到周围的同学都皱着眉头,很是鼓足勇气地谈了当日的题目,自个儿心里很是舒坦――这舒坦总伴随这我,经历每一次考试。

    下午的数学,虽然曾经惧怕非常,但近日的磨砺已经销蚀了对它的畏惧,这道坎已被频繁的考试磨得光滑平顺。努力去忘掉了以往得溃败,我在开考铃声响起的同时就握紧了笔,那只决定我命运的英雄金笔,――考前一周将她买到,现在手中倾吐着回忆丝绪的正是她,两年的服役已将周身的一层漆褪调在翻去的日历本中,若年轮般提醒着她,并了我,成长的岁月。不习惯做这种麻烦的运算与推理,而不习惯决定我不喜欢,于是潜伏了多日的焦躁重新在心头浮现。时间越过越快,越过越快,而我做题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草稿纸上满满的缀着我潦草的演算,无章无序地杂陈了我的慌乱与焦急。草稿纸很快被写满,卷子却留着空白等待我的答案。我不知时间的流逝是否违背了常理,在无心恋战与心存期许的对抗中,我耗调了人生中可能最宝贵的两个小时。终考铃声响起的当时,我愤愤地把笔一扔,将草稿纸狠狠地揉成一团,什么也来不及想了。什么也不用想了,北外,完了。

    那一路,从考场所在的教学楼走到校门外边全班集合的地点,不过两三百米,六年的学习生活,我总是很轻快的走来,轻快的走去。这一次,我忘了什么。但我的眼泪却不曾忘记,走出楼梯口感到迎面一阵凉风吹来的一刹,我的眼眶微微泛动了一下,接着便珠链迸碎一般地顺着脸颊滚了下来。此时的感观与知觉已借与了清风,我只知道有泪在淌,在不间断地淌,从这一刻淌到两百米外校门口集合地地方。两旁朋友的安慰,我内心的孤独。我保持了前进的姿态,头一刻也未旁转。

    那是我生命中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流泪,抛却了男人的尊严,在考场大军的浩浩荡荡中忘情地流淌,没有一秒钟我翕动双唇,沉默地流淌,我的泪,我的梦。

    翌日早上考试英语,我如常顺利地完成,却激不起内心的一丝喜悦。下午考理综,即便做到最后成了东贴西补,能拿分的就写上几句话的地步,我也很沉默。毕竟经历了昨日的痛,今日的伤口已流不出新血。我把泪藏匿到某个将来了,或许那个将来很快到来,或许很久很久才能把它等到。

    高考结束后,等待的日子是痛苦的。即使从电话里听到被四川大学一个叫做什么高分子材料的专业录取,我也只是懵了一阵,随后便摊开手接受了现实。

    人生总是不确定的总集,大一的炼狱让我格外珍惜现在在英语系的生活。高考地记忆或许在慢慢地淡去,但6月8日这一天又一次来临的时候,我手抚着日历,又想到了那两个绝望的下午,以及数学考试后那一串洒满了校园金光大道的泪。若是有机会回去看一看,那些泪应该都化入深深的土里了吧?


    吾荐
    2005-6-8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的确是个怀旧的叙述者,梦会伴随着过去一起飞扬!
  • 同志你是个很怀旧的人哦